褚城

【巍澜/巍澜衍生】一家。

“姓名。”

“欸,”我说,我一没打架,二没醉酒的,你凭什么抓我啊!”

“在盘山公路上跟一群小混混飙车,还不算?姓名!”尹志强莫名的觉得这个跟小混混混在一起的男人有些眼熟。

“我那。。。罗浮生。”身穿皮衣的青年看了看对面面带愠色的中年交警,小声说道“再说了,我那不是还没开始呢吗”父亲常年累月的教导,让他干不出在自己的确有错的情况下反驳一个秉公值守的人。

龙城平原区交警支队的审讯室里,罗浮山跟尹志强面对面坐着。要说罗浮生为什么让人给怼到交警队了呢,还要从他的任务说起。

要说这罗浮生,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决心继承家中风采,大学报考了龙城警察学校,这罗浮生大学刚上两年,警方发现了龙城最大黑帮,洪帮的缺口,准备安插人进去做卧底。现役的警官定然是不行的,于是当星督局的人提出到校园里找优秀学生做卧底时,本来吧,他比同届的学生就小两岁,做卧底这事怎么也轮不上他,但架不住有个惯会坑儿子的老爹。要说他老爹,一个平时自己做事都不着四六的人,二话不说就把他给卖了。他外公还同意了!

一想到这里,罗浮生就暗自生气。这不,加入洪帮做卧底也有个八九,哦,对了,有十年了,要不说罗浮生是他爹的亲生儿子,凭借着俊朗的外貌,和出色的口才再加上洪帮帮主的女儿是个花痴,他已经成功打入了洪帮的高层,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生意结束,他就可以顶替上次在火拼中死掉的洪帮二当家,成功上位。要说他罗浮生凭借什么正式进入洪大当家的面前,也正是这次火拼,他救了洪大帮主的命,代价是,重症病房里的一个月。

这不,洪大帮主到这边谈生意,把女儿也带来了,在洪澜的强烈要求下,罗浮生带着一帮兄弟陪着洪大小姐出来兜风。

但不知道是谁,居然报警了,一帮人,全被人拉来了警局。洪大小姐还没等上警车,就被人带走了。这帮小混混,可能是惯犯,这些交警一个个的问都没问,直接拉去禁闭。就剩下罗浮生,因为罗浮生也不经常在这边混警察也不认识他,所以最近道上赫赫有名的玉面阎罗,被单独拎出来做笔录。

“年龄。”

“。。。28”停顿一会,罗浮生还是服软了,虽然他在道上最近是颇有威名,但是一个平时不接触黑道的小交警到底还是不应该认识他,再说了,他们好歹也算是同行,罗浮生还真不好给他脸色看。

“?”尹志强意外的看了看这个年轻的男人,他以为这人也就二十出头,顶天二十二,没想到啊。

“怎么了,我看着年轻不行啊。”罗浮生一眼看出了尹志强内心的疑问。

“没什么,行了,罗浮生先生,通知家人,来接你吧。”尹志强抬头示意罗浮生可以使用桌上座机打给家人。

罗浮生看着电话,开始考虑到底给谁打电话。两个父亲首先排除,他可不想被人训的时候还被强塞狗粮。大哥。。据说之前开了个心理诊所,现在在追分局的一个小警察。看起来也是个会喂弟弟狗粮的大哥,欸,我也有弟弟嘛。嘿嘿一笑,罗浮生拨通了第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无奈之下,罗浮生只好打给了冯豆子。

“喂?那位?”

“你哥。”罗浮生还没从庞嘉不接他电话的气愤中缓过来,一听见冯豆子那吊儿郎当的声音,更火大了。

“哥?二哥?您这,搁那整的座机啊?”一听是这个武力爆表的二哥,冯豆子的语气也谄媚起来。

“。。。。那你就别管了,那什么,你自己,悄悄地,上平原区交警支队来一趟。”罗浮生可疑的停顿了一会儿,不过开口还是吊儿郎当的命令。

“座机,交警大队。。。欸?我说二哥你。。”

“费什么话!你赶紧的。也不知道庞嘉那小子搞什么鬼,居然不接我电话。”

冯豆子挂电话之前就听见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哥小声嘀咕,庞嘉这事,基本上全家都知道,除了罗浮生,当时罗浮生已经离开家了。冯豆子嘿嘿一笑。罗浮生不知道,可是他知道啊。当时大学毕业填报志愿的时候,因为庞嘉说也想要当警察,当时他们的爸的脸色一变,害的庞嘉以为不行,连夜就跑了,现在。。好像在当什么交警,而且好像就在平原区。

当然了,也没人知道罗浮生去了哪里,除了两位大家长。

—————————————龙城平原区交警支队—————————————

“好嘞,谢谢师傅,就这儿。诺,钱。”冯豆子下了出租车,对着出租车的司机轻轻一摆手,肉眼不可见的黑色能量直袭司机的面庞,冯豆子回过头不去看司机迷茫的面庞。在门卫处报了个名,然后就一蹦一跳的进了交警大队的门。

“罗先生,有人来接你了。”尹志强把罗浮生叫出来,“记住,以后不要飙车了。”

“噗”,冯豆子出现的时候,正好听见尹志强对他桀骜不羁的二哥的训话。一个不小心笑出来声。

“冯豆子,你笑什么呢!”罗浮生怒。

“庞嘉!你制服呢?“尹志平也不开心了。

罗浮生和尹志强同时大叫。然后,办公室里的三个人相对无言。

“欸,师傅,咋了?“正沉默着,一道令所有人耳熟的声音从对面的小屋传来,然后就是庞嘉在三人的目光下关上门,转过身,吓得庞嘉手里的钥匙都掉了。

“二,二,二哥。“庞嘉哆哆嗦嗦开口。正巧,警队新来的实习小女警拿着庞嘉的手机进来了。

“欸,庞嘉,正找你讷,刚才你手机响了好几次,是个座机,赵科让我找你给你送过来。“

座机?这年头,用座机的,除了他们老爸,估计也就只有他们交警支队通知家属领人的时候用了。庞嘉接过手机,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罗浮生,咧开嘴一笑,对着他暴躁的二哥,试图装傻。他二哥也对他嘿嘿一笑。

“行啊,庞嘉,还学会不接你二哥电话了,是不是啊?”看见了小女警给庞嘉送手机,但是日常家族恶霸的罗浮生还是准备欺压弟弟。

“不是,哥,你也看见了,我这不是干活没拿手机嘛。”庞嘉弱弱的开口。这下,尹志强终于知道这罗浮生给他的熟悉感是那来的了,那个后来的据说罗浮生的弟弟的,跟庞嘉那长得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而这兄弟三人站到一起,那面貌也是相似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不过共事这么多年,他好像还真的没怎么了解这个平时认真有些幽默的小徒弟的家庭条件。

“庞嘉?这是你哥?你回家一定要好好跟他说说,以后可不能再飙车了!出了什么问题,多让人心疼啊。”不过人家的家事,虽然说自己是对方工作上的师傅,但是尹志强还是有这点自知之明,不该自己管的别瞎管。这三兄弟,看起来到都不是普通家庭出身。

庞嘉对着尹志强点点头,有偏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二哥,就看见自己二哥的脸上绽放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今天也是忍不住为自己点蜡的庞嘉呢。

“好的,那正好我们就在这附近的交警队里等你们。当罗浮生和庞嘉注意到冯豆子的时候,他正好挂了一通电话。

“冯豆子!你给谁打电话呢!”俩人冲着冯豆子大叫。

“给爹啊。。”冯豆子弱弱的回答“二哥,我不知道你大学的时候和老爹出了什么矛盾,但是好歹父子一场,这么多年了,爹肯定原谅你了,爸也不会打你了吧。。。”看着罗浮生,冯豆子难得正经,却只得到罗浮生的一记白眼,什么父子矛盾,那全是他爹骗他这几个傻兄弟的,要是他真惹到他爹了,那他爸肯定早就把这是解决了。“还有你啊,庞嘉,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要报考警校,那爸也没说不同意,你跑什么跑你!”对着庞嘉,冯豆子就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你就说吧,本来好好的有庞嘉陪他一起分担两位父亲的压力,这还跑一个,他能受了?

“行了,你俩也别说别的了,正好,特调处在这附近有任务,刚完成了,一会爸和爹来接我们回家。”说教完俩人,最后冯豆子一拍板,三人一起回家的计划就被敲定了。

没多久,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

一辆大红色的牧马人,顶着响个不停的警笛飞快的驶进了平原区交警支队的大门。甚至没等门卫反应过来,红色的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支队的院子里,正对着支队的办公室。

车门打开,副驾驶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金丝圆眼镜,文文弱弱的,一看就是个儒雅文人。驾驶位上打开门,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男人踩着车门,取下车顶的警笛,关上后随意扔进了车里,也跳下车。他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脚踩小皮靴,下巴上带着小胡子,对着办公室里已经傻眼的三兄弟喊了一句。

“走吧,儿子们,回家!”



——————————————————————————————

希望大家能喜欢。

我也不知道这最后会是个短篇还是长篇。

人设原著的,ooc我的,私设如山,认真你就输了。

喜欢请留言哦,接受任何形式的批评,合理就改。

可能有错别字,见谅,找到就改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