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城

【重发】求文!

不知道这边有没有找文bot,于是斗胆占个tag,要是不合规矩,联系我,看到了立刻删。


一篇忘羡的同人,陈情(还是随便来着,我有点忘了)避尘啥的都能化人,好像,。避尘好像是能吧?我觉得应该能,因为太久远了,所以有点记不太清了。陈情长得跟前世的羡羡一样。。。


好像线索有点少?


劳烦各位大佬了,感谢。


又想起来一个情节,陈情。。还是随便来着?化形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忘羡正好在酒店,然后羡羡还问陈情(有可能是随便)那避尘能不能化人,然后陈情(或者是随便?)说避尘害羞了,不好意思了。✓


【巍澜/巍澜衍生】一家。

“姓名。”

“欸,”我说,我一没打架,二没醉酒的,你凭什么抓我啊!”

“在盘山公路上跟一群小混混飙车,还不算?姓名!”尹志强莫名的觉得这个跟小混混混在一起的男人有些眼熟。

“我那。。。罗浮生。”身穿皮衣的青年看了看对面面带愠色的中年交警,小声说道“再说了,我那不是还没开始呢吗”父亲常年累月的教导,让他干不出在自己的确有错的情况下反驳一个秉公值守的人。

龙城平原区交警支队的审讯室里,罗浮山跟尹志强面对面坐着。要说罗浮生为什么让人给怼到交警队了呢,还要从他的任务说起。

要说这罗浮生,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决心继承家中风采,大学报考了龙城警察学校,这罗浮生大学刚上两年,警方发现了龙城最大黑帮,洪帮的缺口,准备安插人进去做卧底。现役的警官定然是不行的,于是当星督局的人提出到校园里找优秀学生做卧底时,本来吧,他比同届的学生就小两岁,做卧底这事怎么也轮不上他,但架不住有个惯会坑儿子的老爹。要说他老爹,一个平时自己做事都不着四六的人,二话不说就把他给卖了。他外公还同意了!

一想到这里,罗浮生就暗自生气。这不,加入洪帮做卧底也有个八九,哦,对了,有十年了,要不说罗浮生是他爹的亲生儿子,凭借着俊朗的外貌,和出色的口才再加上洪帮帮主的女儿是个花痴,他已经成功打入了洪帮的高层,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生意结束,他就可以顶替上次在火拼中死掉的洪帮二当家,成功上位。要说他罗浮生凭借什么正式进入洪大当家的面前,也正是这次火拼,他救了洪大帮主的命,代价是,重症病房里的一个月。

这不,洪大帮主到这边谈生意,把女儿也带来了,在洪澜的强烈要求下,罗浮生带着一帮兄弟陪着洪大小姐出来兜风。

但不知道是谁,居然报警了,一帮人,全被人拉来了警局。洪大小姐还没等上警车,就被人带走了。这帮小混混,可能是惯犯,这些交警一个个的问都没问,直接拉去禁闭。就剩下罗浮生,因为罗浮生也不经常在这边混警察也不认识他,所以最近道上赫赫有名的玉面阎罗,被单独拎出来做笔录。

“年龄。”

“。。。28”停顿一会,罗浮生还是服软了,虽然他在道上最近是颇有威名,但是一个平时不接触黑道的小交警到底还是不应该认识他,再说了,他们好歹也算是同行,罗浮生还真不好给他脸色看。

“?”尹志强意外的看了看这个年轻的男人,他以为这人也就二十出头,顶天二十二,没想到啊。

“怎么了,我看着年轻不行啊。”罗浮生一眼看出了尹志强内心的疑问。

“没什么,行了,罗浮生先生,通知家人,来接你吧。”尹志强抬头示意罗浮生可以使用桌上座机打给家人。

罗浮生看着电话,开始考虑到底给谁打电话。两个父亲首先排除,他可不想被人训的时候还被强塞狗粮。大哥。。据说之前开了个心理诊所,现在在追分局的一个小警察。看起来也是个会喂弟弟狗粮的大哥,欸,我也有弟弟嘛。嘿嘿一笑,罗浮生拨通了第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无奈之下,罗浮生只好打给了冯豆子。

“喂?那位?”

“你哥。”罗浮生还没从庞嘉不接他电话的气愤中缓过来,一听见冯豆子那吊儿郎当的声音,更火大了。

“哥?二哥?您这,搁那整的座机啊?”一听是这个武力爆表的二哥,冯豆子的语气也谄媚起来。

“。。。。那你就别管了,那什么,你自己,悄悄地,上平原区交警支队来一趟。”罗浮生可疑的停顿了一会儿,不过开口还是吊儿郎当的命令。

“座机,交警大队。。。欸?我说二哥你。。”

“费什么话!你赶紧的。也不知道庞嘉那小子搞什么鬼,居然不接我电话。”

冯豆子挂电话之前就听见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哥小声嘀咕,庞嘉这事,基本上全家都知道,除了罗浮生,当时罗浮生已经离开家了。冯豆子嘿嘿一笑。罗浮生不知道,可是他知道啊。当时大学毕业填报志愿的时候,因为庞嘉说也想要当警察,当时他们的爸的脸色一变,害的庞嘉以为不行,连夜就跑了,现在。。好像在当什么交警,而且好像就在平原区。

当然了,也没人知道罗浮生去了哪里,除了两位大家长。

—————————————龙城平原区交警支队—————————————

“好嘞,谢谢师傅,就这儿。诺,钱。”冯豆子下了出租车,对着出租车的司机轻轻一摆手,肉眼不可见的黑色能量直袭司机的面庞,冯豆子回过头不去看司机迷茫的面庞。在门卫处报了个名,然后就一蹦一跳的进了交警大队的门。

“罗先生,有人来接你了。”尹志强把罗浮生叫出来,“记住,以后不要飙车了。”

“噗”,冯豆子出现的时候,正好听见尹志强对他桀骜不羁的二哥的训话。一个不小心笑出来声。

“冯豆子,你笑什么呢!”罗浮生怒。

“庞嘉!你制服呢?“尹志平也不开心了。

罗浮生和尹志强同时大叫。然后,办公室里的三个人相对无言。

“欸,师傅,咋了?“正沉默着,一道令所有人耳熟的声音从对面的小屋传来,然后就是庞嘉在三人的目光下关上门,转过身,吓得庞嘉手里的钥匙都掉了。

“二,二,二哥。“庞嘉哆哆嗦嗦开口。正巧,警队新来的实习小女警拿着庞嘉的手机进来了。

“欸,庞嘉,正找你讷,刚才你手机响了好几次,是个座机,赵科让我找你给你送过来。“

座机?这年头,用座机的,除了他们老爸,估计也就只有他们交警支队通知家属领人的时候用了。庞嘉接过手机,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罗浮生,咧开嘴一笑,对着他暴躁的二哥,试图装傻。他二哥也对他嘿嘿一笑。

“行啊,庞嘉,还学会不接你二哥电话了,是不是啊?”看见了小女警给庞嘉送手机,但是日常家族恶霸的罗浮生还是准备欺压弟弟。

“不是,哥,你也看见了,我这不是干活没拿手机嘛。”庞嘉弱弱的开口。这下,尹志强终于知道这罗浮生给他的熟悉感是那来的了,那个后来的据说罗浮生的弟弟的,跟庞嘉那长得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而这兄弟三人站到一起,那面貌也是相似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不过共事这么多年,他好像还真的没怎么了解这个平时认真有些幽默的小徒弟的家庭条件。

“庞嘉?这是你哥?你回家一定要好好跟他说说,以后可不能再飙车了!出了什么问题,多让人心疼啊。”不过人家的家事,虽然说自己是对方工作上的师傅,但是尹志强还是有这点自知之明,不该自己管的别瞎管。这三兄弟,看起来到都不是普通家庭出身。

庞嘉对着尹志强点点头,有偏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二哥,就看见自己二哥的脸上绽放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今天也是忍不住为自己点蜡的庞嘉呢。

“好的,那正好我们就在这附近的交警队里等你们。当罗浮生和庞嘉注意到冯豆子的时候,他正好挂了一通电话。

“冯豆子!你给谁打电话呢!”俩人冲着冯豆子大叫。

“给爹啊。。”冯豆子弱弱的回答“二哥,我不知道你大学的时候和老爹出了什么矛盾,但是好歹父子一场,这么多年了,爹肯定原谅你了,爸也不会打你了吧。。。”看着罗浮生,冯豆子难得正经,却只得到罗浮生的一记白眼,什么父子矛盾,那全是他爹骗他这几个傻兄弟的,要是他真惹到他爹了,那他爸肯定早就把这是解决了。“还有你啊,庞嘉,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要报考警校,那爸也没说不同意,你跑什么跑你!”对着庞嘉,冯豆子就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你就说吧,本来好好的有庞嘉陪他一起分担两位父亲的压力,这还跑一个,他能受了?

“行了,你俩也别说别的了,正好,特调处在这附近有任务,刚完成了,一会爸和爹来接我们回家。”说教完俩人,最后冯豆子一拍板,三人一起回家的计划就被敲定了。

没多久,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

一辆大红色的牧马人,顶着响个不停的警笛飞快的驶进了平原区交警支队的大门。甚至没等门卫反应过来,红色的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支队的院子里,正对着支队的办公室。

车门打开,副驾驶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金丝圆眼镜,文文弱弱的,一看就是个儒雅文人。驾驶位上打开门,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男人踩着车门,取下车顶的警笛,关上后随意扔进了车里,也跳下车。他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脚踩小皮靴,下巴上带着小胡子,对着办公室里已经傻眼的三兄弟喊了一句。

“走吧,儿子们,回家!”



——————————————————————————————

希望大家能喜欢。

我也不知道这最后会是个短篇还是长篇。

人设原著的,ooc我的,私设如山,认真你就输了。

喜欢请留言哦,接受任何形式的批评,合理就改。

可能有错别字,见谅,找到就改

能求个文么?

不知道这边有没有找文bot,于是斗胆占个tag,要是不合规矩,联系我,看到了立刻删。

一篇忘羡的同人,陈情(还是随便来着,我有点忘了)避尘啥的都能化人,好像,。避尘好像是能吧?我觉得应该能,因为太久远了,所以有点记不太清了。陈情长得跟前世的羡羡一样。。。

好像线索有点少?

劳烦各位大佬了,感谢。

又想起来一个情节,陈情。。还是随便来着?化形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忘羡正好在酒店,然后羡羡还问陈情(有可能是随便)那避尘能不能化人,然后陈情(或者是随便?)说避尘害羞了,不好意思了。✓

【脑洞】原创X宁风致

重温斗罗,漫画版的宁风致,可真是我的梦中情受了,儒雅,克制,博智,眼镜!于是就有了一个原创x宁风致的脑洞。有人会喜欢吗?

刚找了宁风致的图片,可惜lofter上我不会发图片。。

清明节小番外(时间表)

7:10 a.m.

早上好,沈巍。

7:20 a.m.

今天早上的面包有点老哦,沈教授。

7:30 a.m.

沈教授!今天上午有大课吧,我送你去龙大!

7:45 a.m.

————龙城大学门口——

沈教授!快去上班吧,我中午下班了就来。

8:00 a.m.

————特调处————

——哟,你们几个来的挺早啊。

——赵处,今天早上要吃包子吗?

——不用了,我今天早上和我家沈教授一起吃的面包。

。。。。

11:30 a.m.

————特调处————

——怎么,今天居然一个先跑的都没有,可真不像你们。

——老大,你去哪?

——你这不废话吗,去龙大啊。

——干什么去?

——当然是去接你们的处长夫人了。

。。。。。

11:45 a.m.

小巍,我们回家吧。

12:00 a.m.

小巍,我们今天吃完外卖吧!

12:30 a.m

小巍,午安。

2:30 p.m

小巍,我先去特调处了,晚上我们去吃火锅吧!嗯,之前那家,好啦!我知道了,订清汤!

3:00 p.m.

————特调处————

——哟呵,今天都挺乖啊,居然一个都没有迟到早退的。

——赵处,你。。。。

——长城,你别管他了。

——我说,老楚,你最近态度很奇怪诶,别以为你是我家小巍的部下,我就不收拾你。

——你。。。。

——楚哥。。。。

4:30 p.m.

————特调处处长办公室————

——喂,你好,是xx火锅店吗?

——“是的,先生,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声音很陌生啊,是新来的吗?我姓赵,想在你们店里顶两个位子,五点半左右过去。

——“好的,赵先生,已经为您订上了,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嗯,麻烦提前准备清汤锅。

——“好的,先生。”

5:00 p.m.

————特调处————

——马上下班了,你们?

——马上了,老赵,你去哪?

——吃火锅啊

——一个人?大家一起啊。

——诶,我怎么可能是是自己呢,我还有沈教授啊。你们不是让我们别总撒狗粮吗?我怕你们受不了。

。。。。。。

5:15 p.m.

小巍,走吧,我们去吃火锅吧。

5:45 p m.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几位?

——我姓赵,订了位子的。

——哦,好的,赵先生。…………赵先生 请问是现在上菜吗?

——当然了。

——……?好的,您的菜马上就来。

…………

——来,小巍,我给你拆筷子。

…………

6:00 p.m.

————墓园————

——抱歉,沈教授,今年我们也没能带老赵过来,他。。。

——大人,你放心,赵云澜很好。

——沈教授,我相信,赵处会越来越好的。

——再见,沈教授,我们下次。。。

——再见,大人,我们明年再来。

7:00 p.m.

服务生,结账!

7:05 p.m.

小巍,你今天表现很不好哦,都不怎么理我,喂!小巍?巍巍?沈教授?沈公仆?沈巍!你说话啊!沈巍!沈巍。。。。

7:25 p.m.

————墓园————

晚上好啊,小巍,对不起啊,我今天来晚了,也没有买花,你会原谅我的,对吧?

7:10 a.m.

早上好,沈巍,我先去上班了,你乖乖在这儿,等我回来。




————————————————————

第一次写这种形式,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分明白。。。但是我又不太会lofter上字体的设置。

撞梗的话,纯属雷同,如有冒犯,请联系我删除。

接受任何形式批评。

最后,可能停更到六月十号。


【镇魂】从头开始

第十章

  “张老师,你来了。”

  本来应该是温馨的二人世界,突然被人打断了,缓解了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沈巍心中有些庆幸,又有点小失落,但赵云澜是实实在在的黑了脸,再加上刚刚内心的脑补,赵云澜的心情真是十分糟糕。

  “啊,对不起,沈教授,我不知道你来客人了。”女人后退一步,小声说到。

  这话一说,更是惹恼了赵云澜,但是毕竟是人沈教授的地盘,赵云澜也没敢太过发作。

  “诶,张老师是吧,我是沈教授的。。。好朋友,算不得客人的”不要脸,才能追媳妇!这是赵云澜信奉的理念之一。

  沈巍看着赵云澜,看着他冷下来的脸,有些纳闷。

  “嗯,的确,这位是我的朋友,张老师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只能说沈巍的确不愧是孤身万年的黑袍使,智商高的可怕,情商低的惊人。

  赵云澜和张若楠都是一愣,赵云澜开心一笑,他真是喜欢死沈教授这个低情商又死板的性子了,明眼人一样就能看出这张老师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这张老师,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身上虽然穿着呆板的职业装,但是干净整洁,这身衣服难保不是为了迎合沈教授的性子特意准备的。沈巍这呆子,居然还让自己留下来。。。不过,是不是也侧面说明自己比这个什么张老师重要多了。

  张若楠的脸上闪过尴尬,右脚稍稍上前,想了想又退回原位。

  “我。。。是我想要跟沈教授换一下课。”原本按照张若楠计划好的,今天跟沈巍告白。

  沈巍长的帅气迷人,只是毋庸置疑的,被称为龙大男神,但浑身散发着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气质,再加上沈巍平时对任何事都有一种淡淡的漠然,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若是原来,让她对着这样冷漠的沈巍告白,她肯定是不敢的,但是最近不知怎的,沈教授好像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突然变得有人间气息了。就连原本不用的手机,也置办了。对同事,学生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原本还以为是沈巍交了女朋友。就在张若楠准备放弃的时候,她又发现沈教授没有女朋友,这不,今天打扮打扮就来了。谁知道,平时君子端方的沈教授,居然还有一个如此不懂得看场面的朋友。

  “哦,好的,张老师想要换那一节?”沈巍扶了扶眼镜。

  “沈教授啊,瞧你这说的,这不是马上就要到情人节了吗,人家张老师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自然是要跟人家男朋友去约会的啊。”

  赵云澜哈哈一笑,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对着沈巍,连“沈教授”这种一看就疏离的很的称呼,都硬是叫出了一种相识多年的感觉。并且强行加戏,给明显是来表白的张若楠加了一个男朋友,赵云澜此时只想给机智的自己点个赞。

  听了赵云澜的话,沈巍呆呆的点了个头,在这世间穿梭了万年之久,他自然也是看过一些情人之间的小情趣的。何况自己那天本来也没什么事,也不想看着赵云澜对着其他人花言巧语。(沈巍会经常隐身,在一边默默看赵云澜)调一下可也没什么的。

  “好的,我知道了,张老师,是工程四班的课吧。”

  “我,沈教授,不是。。。。我先走了,沈教授!”到底是个害羞的女老师,在不要脸皮的赵云澜,以及意中人沈巍的注视下逃离了沈巍办公室,连门都忘了关。

  “笃笃”打开着的实木门传来声音,巍澜二人片头看去,是大庆和沈尊,大庆侧身靠在木门上,沈尊站在门口,正对着他们二人。

  “我说,老赵,你真当是来着聊天的啊。”大庆跟沈尊两个人做好现场调查半天,也不见赵云澜半点影子,留下后赶来的楚恕之看着郭长城,拉着沈尊,两个人就到了沈巍办公室。

  “嗯?唉,我说你俩着什么急。”赵云澜一看,暗道不好,这张老师果然是来破坏自己和沈巍之间的交情的,这不,他刚走,又招来了特调处的人。

  “赵处长来龙大是有什么事情吗?”沈巍这时候明白了,心中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比较人家好歹也是为高级警官,怎么会有时间跑来这边纯聊天呢。

  背对着沈巍,赵云澜对大庆挥了一下拳头。又赶快转过去,回应沈巍。

  “啊,那什么,没事,就是你们龙大死了个学生。”

  “诶,老赵你……”海星鉴有规定,案子,尤其是特调处的案子,是不能透露给普通人的。

  “没关系的,就算我们不说,反正他很快也会知道的。”比较还得靠他把凶手带走呢。“他又不会害了你们老赵。”沈尊看着沈巍深邃的目光,语义不明的说。

  沈巍看着这个配色甜蜜的男人,他的话好像内涵什么,跟他的目光对视,沈巍觉得,他好像知道些什么。而且,这穿衣风格,也特别的让人感到熟悉。可这万年的时光里,沈巍也的确没有注意过有这样一号人的出现,虽然沈巍大多时候都只关注昆仑君一个人。

  “对嘛,大庆,何况我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而且沈教授还要到工程四班上课呢。”跟沈巍道别后的三人正走向死者王子强的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

  “赵处,副处……沈先生”这是刚刚看到沈尊穿着的楚恕之,不过也不怪楚恕之没见识,毕竟平时沈尊的处事风格,和他的衣服可一点都不相同。“你们来了?”

  案发现场的草地上,除了郭长城,楚恕之,尸体的印记,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看就是龙大的学生。

  “这是副处和沈先生离开后偷偷跑过来的,他说他叫……(不好意思我忘了),是死者王子强的室友,见室友好久没回来,于是出门寻找,就到了这边的小路。”楚恕之指着小伙子介绍。

  “行了,小伙子,看也看过了,该回宿舍了吧?不过你可要记住,今天的事情,不要外传。”赵云澜在那龙大学生面前附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生的面色灰白,尤其是看到死者头部附近的那块写着罗马数字三的石块,而是浑身颤抖。在赵云澜的告诫下,迟钝的点了点头,浑浑噩噩的往宿舍方向走去。掏出手机,播出了一个电话

  “怎么办?子强死了!那尸体旁边还有个三,我好怕啊。。”

  电话那头不知道又说了什么,男生也挂了电话。

  “老楚,你去看着。。。”

  “啊————!”

  面对刚刚那男生不正常的行为,赵云澜本来还想让楚恕之去看看别出了什么事,结果,还真出事了,那叫声,就是那男的。看起来那男的不是害怕,而是知道些隐情,不过晚了,人已经没了

  就在特调处四人组感到男生身边时,男生已经成了一位枯槁老人,头部附近的地上,是一块写着罗马数字二的石头…………

————————————over——————————

昨晚上码完睡着了,今天发,欢迎大家评论啊!


【镇魂】从头开始

第九章

  “走,现在就走,现在立刻马上,走!”一听龙城大学这几个字,赵云澜立马就放下了内心的沮丧,显得元气满满。

  “赵处这是。。怎么了?”楚恕之目前还在状况外。

  “赵云澜,赵大处长,我们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赵处长,最近在追人家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的沈教授,诶,小郭你知道的。就上次,你从楼上掉下来那次。”大庆一手拖着另一手的肘部,然后单手托腮,围绕着众人转了一圈,调侃着难得如此积极的赵云澜。

  “沈教授。。。。沈巍?”突然被点到名的郭长城有些懵,但是迟疑了一会儿后他想起来了,毕竟那天那个教授,的的确确是个美人,而且还是个气场十足的美人。

  “对,就是他,不过啊,可惜了,我们赵处长约了三个月了,还是偶尔吃饭的水平。”大庆一拍手,然后还凑到赵云澜身边,用自己的肩膀去拱赵云澜。

  “人那叫矜持!含蓄!毕竟人沈教授好歹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啊,自然跟我们这帮粗人不同。”赵云澜否认是自己撩汉手法下降,从嘴里拿出棒棒糖,在空中比划着。然后开始转移话题。

  “对了,沈老哥,上次你因为李茜那个伤,怎么样?”

  “已无碍了”沈尊淡淡的回复。

  沈尊的冷淡与汪徴的不同,汪徴的寡冷淡是经历了过多糟心事的心冷,而沈尊是漠视一切的冷淡。不过团结友爱的特调处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把这个冷漠的沈先生一点点的同化的,毕竟连小郭这个胆小的孩子,现在也能和他们友好相处了,即使之前怕他们怕得要死。特调处成员一致认为是自己的功劳。

  毕竟是出了人命的案子,还是在龙城的招牌大学了发生的命案,海星鉴刑警那边的资料很快就通过传真发送到了特调处这边。嘴上说着离开的赵云澜也并没有真的着急离开,反而是安分的和大家一起讨论案情。看来赵云澜关键时刻还是个靠谱的领导啊,沈尊发自内心的庆幸。

  对于本次的案子,沈尊就算不凑上去,也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因为昨天半夜,有一股澎湃的生机从心底涌现,缓解了沈尊当日因为李茜而虚弱的身体,本来还想着今天那被抽取能量的人若是没死,就偷偷去把能量还回去,现在看来,是没办法还回去了。这不,案子都转到特调处了。

  “沈老哥,既然你好了,我们一起去龙城大学吧。”赵云澜点了沈尊,郭长城,大庆一起。四人收拾工具离开了。

———————龙城大学———————

  一进入龙城大学,赵云澜就目标明确,直奔沈教授办公室。领导不靠谱,但是下属们中还是有靠谱的人的。

  沈尊,郭长城,大庆对领导见色忘友还强行找借口的行为表示鄙视,但毕竟人家是领导,三人无奈的来到了隐蔽的校园一角。

  死者是工程四班的一名男生,明明该是年轻富有朝气的面孔,尸体上却是一张年迈的脸。要不是DNA鉴定确实是同一人,任哪个正常人也想不到这是同一个人。因为人死的诡异,又恰巧是这么偏僻的地方,校方和警方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所以龙城大学至今仍处于一种平静的状态。

  “这死者明显是被人吸干生机而死的。”大庆蹲在死者脑袋附近。

  “嗯,我看看他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事物留下的痕迹。”因为出外勤,沈尊总算是没穿着一身长袍,而是一身得体的西裤,配着纯色的衬衫,整个配色看着甜蜜极了,外面套一个白大褂,再配上沈尊的正经脸,倒也有种奇怪的和谐。

  “沈先生,你这衣服,谁配的?看起来不错哟~”大庆调侃。

  “……阿夜。”手中检查的动作停了下来,沈尊的声音有些低落

  “阿夜?哦哦哦,沈先生你弟弟吧……对了,小郭呢?小郭!”大庆知道自己不小心踩到了沈尊的雷区,赶快切换话题,叫起了郭长城,结果半天没人理,一回头就看见了正在Cosplay尸体的郭长城。

  “啊,郭长城!”大庆抓狂

  “行了,大庆,让他晕会儿吧,我们先干活,等会儿让云澜来叫他。”

———————沈巍办公室———————

  “沈教授?你在吗?哎呦,沈教授,你在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敲了敲了门,也没等里面有所回应,赵云澜推门就进,看见正在伏案工作的沈巍还故作惊讶的发问。

  门里的沈巍也有些惊讶,原本沈巍还在为再一次拒绝了赵云澜而沮丧,结果下一秒这个男人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沈巍有些开心。

  “没有,我在等一位老师,她说有事情找我。”沈巍站起来,伸手服了服了根本没掉的眼镜。

  这话音刚落,就又是一阵敲门声,是一个女人,别问怎么知道的,总之是听到的。女人的声音悦耳动听。

  “沈教授,你在吗?我来给您送材料了。”

  “进吧。”女人的出现打破了沈巍和赵云澜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是个年轻的女人,不过穿着老气的职业套装,完美的掩盖住了自己的优点。

  看到这一幕,赵云澜内心有点慌了,这沈巍,该不会喜欢女人吧?!况且这沈巍一直有龙大男神的称呼,那好看的小姑娘小老师,那还不。。。不行!

  于是今天对于赵云澜来说,又是强行催眠自己的一天。




存粮告罄,预计周六或者周日下一章。


【镇魂】从头开始

  第八章



  在特别调查处有了自己的小桌子之后,沈尊也开始了在特调处的混水摸鱼的小日子。毕竟案子,尤其是和地星人挂钩的案子也不是常有,于是沈尊就每天泡在特调处的图书馆里,看看自己的书,或者是特调处的书了。

  沈尊也是很纳闷,这特调处寥寥几人,图书馆到是大得很,应该是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平时也没什么人看,更没有人收拾,显得十分凌乱,沈尊几次都建议赵云澜招进来一个图书管理员。

  转眼间,实习生的三个月试用期也到了,废材小郭糊里糊涂的度过了试用期,正式成为了特调处的一员。

  “来来来,沈老哥,小郭,如今小郭也成为了特调处的正式的一员了,我就把你们正式加入镇魂令。”这几日一直神龙见尾不见首的赵云澜,在下班之前出现在了特调处一楼的大厅里。

  赵云澜在一楼是用喊得,沈尊在二楼的图书馆里都听见了,兴趣缺缺的,随手放下手中从自己芥子空间里拿出的有关灵魂的禁书,因为这图书馆除了沈尊,平时也没有人会进来所以沈尊放东西一点都不在意。

  “我听得见,你不用喊那么大声的。”沈尊从图书馆里飘出来,站在二楼栏杆前往下瞟了一眼,然后瞬间出现在了桌子旁,至此,特调处现阶段的所有的成员都出现在了大厅里的长桌附近。

  自始至终,沈尊都是一份平淡的表情,因为他不知道入镇魂令代表什么,而小郭则一直是满满的激动,虽然他也不知道入镇魂令代表着什么,但是他知道身边除了自己和沈尊,特调处的众人都加入了镇魂令。

  “来,沈老哥,你先。”赵云澜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张牛皮纸,双手摆好姿势。

  “我,赵云澜,以镇魂令令主之名,纳,能量体沈尊入我麾下,记,能量体沈尊之名于镇魂令之上。契约成,沈尊归属镇魂令!”不似赵云澜的声音,更像是一股声音,从千万年前,穿越时空而来,重重的敲击在在场的每个人心上。

  赵云澜的说词说完,把镇魂令放在桌子上,大家凑上前,静静的等着沈尊的名字出现在那上面。赵云澜则是跑到一边,摆弄起自己的手机来。

  “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年级例会,没办法和你一起吃饭了。”手机屏幕上闪过新信息来的标志,赵云澜点开,就看到这一条明显敷衍的信息。

  “老赵!”

  “啊,怎么了?”又收到了来自沈教授的拒绝,赵云澜现在对于事业什么的充满了不耐烦。

  “沈先生的名字没有出现诶!”因为沈尊是唯一一个不太加入他们乱搞乱八卦的人,平时还爱钻图书馆,于是其他人就给沈尊起了一个如此的昵称。

  “没出现?”这事有一点勾起了赵云澜的心思,到目前为止,镇魂令里收录的人的实力都弱于赵云澜,所以也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大家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想到可能是沈先生的实力略高于他们可爱的赵处长。

  沈尊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们讨论。这镇魂令,是大荒山圣流传下来的,使用者又是山圣本魂,虽说缺了一肩的魂火,但在使用镇魂令的时候不存在什么失灵不失灵,或者是实力高低的问题,主要是,赵云澜他说错了。

  沈尊不是能量体,是此间世界的鬼,所以这根本的性质错了,镇魂令找不到能量体沈尊这个生物,自然也无法将其记录在册。本来沈尊到是想提醒赵云澜的,但是刚刚不小心了解到了镇魂令记名的意思,虽然赵云澜肯定没有那个意思但是沈尊自己并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也就没有提醒他。

  赵云澜放弃了将沈尊加入镇魂令的想法,正要转而开始收录郭长城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汪徴自觉的跑到桌边,接了电话。

  ……

  “赵处,又有新案子了。”挂了电话,汪徴用她那平板的声音毫无波澜的说着,一条人命,并不能引起她内心的怜悯。

  “哟,最近这案子很频繁嘛,在呢?”叼着棒棒糖赵云澜的心思还在沈教授身上。

  “龙城大学。”

  “走,现在就走,立刻马上,走!”一听龙城大学这几个字,赵云澜立马就放下了内心的沮丧,显得元气满满。


镇魂令那块是乱写的,看看,看看就行了。


【镇魂】从头开始

第七章

  “那感情好啊,欢迎沈老哥!”赵云澜大笑着鼓掌。“不过,沈老哥,你是为什么,突然又,要加入我们了?”

  “我,我找不到弟弟了。”沈尊停顿了一下,目光移向刚刚沈巍黑洞消失的地方。好像是漫无目的的眺望远方,看起来像一只迷途的羔羊。

  “哦,原来这样,那好吧,走吧,咱们回特调处,跟你们互相介绍一下。”拍了拍沈尊的肩膀(详见第四章)。

  “哦,等会儿,李茜同学,现在,能把你脖子上东西给我了吗?”原本想走的赵云澜又折回去蹲到了李茜的身边,现在的李茜神情还有些恍惚,“李茜?”

  “云澜,你等等。”和特调处众人站到一起的沈尊看见这副场景也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

  沈尊一步一步向李茜走来,手上运起绿色的能量,然后也蹲在李茜身边,将能量拍进李茜的身体里,同时沈尊的神情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来,李茜的脸色却逐渐红润了起来。

  “喂,沈尊,你干什么呢你?”见此情景,赵云澜赶紧将沈尊拽开。

  “无事。……只不过,将她的东西还给她罢了”沈尊的低语,没有被任何人听见。

  “什么?”

———————特调处,会议室———————

  “来,沈老哥,介绍一下,这些就是咱们特调处的全部人马了。”赵云澜站在桌子的首位,向站在桌子一侧的沈尊指了一下桌子对侧,也就是沈尊对面这一边的特调处众人。

  “就这些?”沈尊歪头看了看赵云澜

  “嗯,就这些。”赵云澜点点头。

  “诶,大庆,这人谁啊?”祝红有些好奇,虽然祝红也是特调处的早期元老之一,但是当时沈尊昏迷进来被送进来疗养时,祝红正好回族里了,因此错过了沈尊的介绍。

  “一个。。。比较厉害的人?”人形大庆说到人的时候有些疑问。

  “诶诶诶,开会呢,不许交头接耳!”赵云澜指着祝红和大庆。

  “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沈尊面无表情的问赵云澜,这些家伙,还不够给夜尊塞牙缝呢,要是连夜尊的手下都打不过,还拿什么带自己找到夜尊面前。

  “别啊,沈老哥,你别看他们平时不靠谱,等到了正地方,可是很厉害的。”赵云澜一脸“你难道不信吗”的表情。

  沈尊扭头,正好对上对面特调处一列人面带笑容,但是明显能看出内心不耐的脸。

  “不想笑就不要笑,如果笑的话,就不要让人看到你们心中的烦躁。”看着对面几张年轻的脸沈尊愣了神,缓缓开口。

  “沈老哥不愧是沈老哥。来来来,沈老哥,介绍一下,大庆,林静,你知道的,这位是祝红,当时你来的时候她正好有事不在,认识一下。”

  “蛇族,347岁,可对?”看了一眼祝红,沈尊又回过头来,看着赵云澜。

  “嗯,没错。沈老哥你说得对。”被打断的赵云澜,张了张嘴,发现是真没什么好说的,最后决定放弃。

  “这位,郭长城,普通人类。楚恕之,地星楚家傀儡师一脉,郭长城和楚恕之是外勤。这位,汪徴,跟你一样,能量体,是人事。”为了避免沈尊再次抢话,赵云澜飞快的介绍了自己特调处的人马。然后又对着特调处众人,“至于我身边这位呢,是沈尊,对我也算有师徒之情……”

  一番讲解与讨论下,众人勉强懂了沈尊的存在。

  据沈尊自己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能量体,盖因活的时间久了,从而生出来不一样的能力,比如隐身,凝实什么的。他有一个弟弟,名字里也带尊字,虽然兄弟俩不是亲兄弟,不过感情确很好,弟弟因为一些原因不能离家,沈尊就经常出来给弟弟找一些好玩好吃的东西带回去,结果上次出门,为了救赵云澜意外受伤,为了不让弟弟担心,所以留在特调处调理身体,近来才恢复,但是疑似忘记了回家的路,于是加入特调处。

  “沈先生!欢迎你加入我们特调处这个大家庭!”林静说到。

  沈尊点点头,在特调处人员分配的医师职位上挂上了自己的照片。


【镇魂】从头开始

  第六章

  “兄弟们,走吧,小郭那边有情况!”赵云澜冲着电话里叫了几声,无人回应,又结合郭长城的话,赵云澜大概能明白那边的情况了。

  估计是李茜家里出了什么事,吓到郭长城了,不过好在这小子还知道先往处里打个电话。

  众人武装好自己赵云澜带着特调处的人马出动,目标李茜家!

—————————李茜家—————————

        “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又为何要对一个小姑娘下毒手?”沈尊看着对面黑衣黑裤的年轻人。

  “你是什么东西?老子凭什么告诉你?”年轻人说着,就操纵着体内的黑能量向沈尊攻去。

  一来一回的,两人也已经过招几个回合,正分开两边,紧盯着对方。

  就在这时,原本晕倒在一旁的李茜悠悠转醒。看见自己家的客厅里站了两个陌生男人,而自己躺在地上,先是一懵,然后她看见了黑衣人。

  “是你?”李茜的脸上闪过恐惧,仇恨,最后是一种决绝。她踉跄的站起身来,跑到桌边,拿起平时切水果用的刀子,向黑衣人冲去。

  “你这个混蛋,给我奶奶偿命吧!”李茜叫着。

  李茜的动作瞬间打破了两人之间僵持的局面

  “哎!姑娘不要!”这还来不及阻拦的沈尊。

  “来的正好!”

  只见那年轻人一个闪身,躲过了李茜的刀子,并抓住了她。那只带着黑色指环的手握上了少女纤细白皙的脖颈。

  “嗯,混,混蛋!呃,你,你最好杀了我,嗯。。。我……”女孩的声音因为被扼住的脖子而变得断断续续,脸也有些涨红。

  “会的,女孩,你的命,可有大用处。”黑衣人凑在李茜的耳边说着,好似情人间的低语。

  沈尊正要上前解救,却注意到一股绿色的能量从李茜的身上,流进了黑衣人的指环里。李茜的精神状态逐渐下降,同时,一股熟悉的,让人感到生机勃勃的力量从胸口涌起。沈尊吃惊的看着对面。这人。。。是阿夜的手下吗?然后目光下移,看见了那朴实的黑色指环,是阿夜的东西吗?

  “放下你手中的女孩!”姗姗来迟的赵云澜终于举枪,带着大部队出现了。赵云澜也好不含糊,对着黑衣人掐着李茜脖子的手就是一枪。

  黑衣人吃痛,松开手,抱着自受伤的手蹲在地上,扔下了李茜,这时李茜再次晕了过去。

  “你说你,啊,好不容易从地星逃上来,你要是不用异能,还能在上面好好的活着,非要用异能,还非要用异能伤人,这下好了,一会儿黑袍使来了,你跟他啊,回地星改造去吧!”先前的地星人捂着中枪的手倒在地上,以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赵云澜,不过赵云澜可不管这些,还凑上去嘴炮气人家。看对方没有理他的意思,这才转头,看向沈尊。

  “沈老哥?你怎么在这?把我们小郭吓晕的,是你吧?不过也多亏你了,对了,沈老哥,你身体怎么样了?”说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有理他,特调处的众人虽然好奇这个一身古装的人是谁不过现在尚且沉浸在看到老赵吃瘪的快感中,倒也没注意太多,毕竟是老赵认识的人,也不能用太大害处。

  “沈老哥?”赵云澜踱步到沈尊身边,发现他正在发呆,还没到他近距离观察仔细,沈尊已经从发呆中出来了。

  “无事,只不过感到有能量波动,过来瞧瞧,那孩子,是特调处的?胆子有点小啊。”沈尊回到,刚刚他尚且沉浸在找到了与夜尊相关事物的喜悦中,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喜悦的过分的心情正不正常,不过好像跟着赵云澜他们,就可以找到去地星的方法。心里想了一会儿,已经,形成了一个想法。“云澜,我……”

  沈尊的话刚说一半,一个黑洞出现在众人身边。

  “黑老哥,你来了?你来的可真是越来越及时了。”面对众人敬畏的黑袍使,赵云澜并没有太多的敬畏,敢在他面前光明正大的怼他。

  “本使再次出现了纰漏,来迟一步,还望见谅。”原本孤高冷傲的黑袍使大人,在赵云澜面前,似乎有点受欺负的小媳妇的语气。甚至是微微一点头

  “别别别,这我可受不起,行了,人在那边,赶紧带走吧。这我可解决不了”,赵云澜摇手,手一指黑衣人。

  赵云澜和黑袍使两人相视,赵云澜觉得自己肯定是这两天用手机用的太多了,不然怎么会在堂堂黑袍使大人眼中看出委屈呢。

  黑袍使走到黑衣人面前,浮空掐着黑衣人的脖子,从黑洞里离开了。

  “对了,沈老哥,你刚刚说什么?”这下赵云澜才想起刚刚沈尊没说完的话。

  “我说,我想加入特调处。”眼见了黑袍使这一幕,沈尊更加坚定了加入特调处的心思,只有跟着他们,才能获得更多关于夜尊的消息,才能进入地星。

  “那感情好啊,欢迎沈老哥!”赵云澜大笑着鼓掌。